ID加载中……

Eternal Night(永夜 )First night

可能感情很突兀,凑合着看吧。修改后重发版。下一章队友上线,然而下一章遥遥无期。很有可能发上去后格式就喂了那啥。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——



【校园外的公路上•九时四十七分】

两名少女并肩走在洒满夜色的公路上。

“ねぇ,我说——青芸啊——”其中一位斜挎着单肩包的少女开就这样说道。她的包里不知装着什么,走起路来一直“哐啷哐啷”的响着,和她在包上拴着的铃铛的铃声交响在一起,在夜色中汇成诡异的声音。

“嗯?”另一位被唤作“青芸”的少女微微抬起头,一只眼睛从厚厚的斜刘海里露出,在夜色中闪着熠熠的光。

“对不起啊……”

“……”青芸什么都没说,只是微微把头歪了歪。

“……”

“没事。”我不怪你,从来不会。

“唔,”少女嘟起了嘴,一只手无意识地绕着垂在肩上的发丝,“可我就是不爽嘛……让我留下来整理教室,结果自己跑了,什么嘛,那明明就是老师的工作……那个无良教师!”

“……嗯。”青芸对自己身侧的好友言论感到有些无奈,但还是做作出了起码的回应。

“……上次他还偷吃我的泡面,还不赔钱。我本来打算当午饭的,害我饿了一下午。”少女越说越激动,开始数落起自己不靠谱老师的种种不是,在一旁安静听着的青芸一脸黑线——喂喂,你这么说他真的好么,再怎么也是你老师吧。身侧的少女还在喋喋不休着:“还有啊,上周他还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青芸?”少女望向一旁忽然呆住不动了的好友。

“莫露卡?”青芸皱着眉微微摇头,尽管神情还有些不自然,但还是一把拉过好友的手,向不远处的地铁站跑去“没事啦——快走吧,要赶不上末班车了。”

“诶,等……诶诶?!”

拉走好友的同时,青芸不安地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草丛——刚刚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,而且总感觉有东西在附近,希望是错觉吧……

“青——芸——”莫露卡拖长了音调,把陷入了沉思的青芸的思绪拉了回来,“又在走神了哦,到底怎么回事啊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青芸笑了笑,把右手提着的药箱换到左手,伸出空着的另一只手,轻轻摸了摸莫露卡的头——总之暂时不告诉这个笨蛋好了,免得她又瞎操心。


【与此同时•另一侧的草丛里】

待她们走远,那丛草抖了抖,露出一只毛色泛青、通体僵硬的兔子,它面目狰狞地抽搐着,仿佛正承受着莫大的痛苦。突然,它猛地一颤,没了动静,像动作被掐断了一样倒在地上。紧接着,它倏地睁大半闭着的眼,原本因色素缺乏的红眸中此时只剩一片迷茫混沌的白色。没有任何缓冲动作,它就那么直直弹了起来,以一种怪异、扭曲的姿势爬走了。


【地铁站内•九点五十七分】

“莫露卡……”青芸紧锁着眉头扯了扯莫露卡的衣袖。

——不知为何,总有种不安的感觉,像是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似的。

然而地体站内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,惬意地坐在中间的长椅上玩着手机,也没带什么大件的行李。看样子,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恐怖分子才对把……那……这种莫名的不安感,到底是……从何而来?

“啊?”莫露卡雀跃着回头。

“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,”青芸拧着眉心缓缓吐出接下来的话语“要不我们回学校吧。”

“说什么呢,这可是末班车,不然我们该怎么回去啊……”莫露卡等的也有些不耐烦了,环着手,脚尖不住地点地,焦急地望向地铁应当来的方向“怎么还不来啊……啊,来啦来啦!地铁来了,有什么要说的上车再说吧。”说着她拉着青芸的手往玻璃门前走。

青芸磨磨蹭蹭地跟到玻璃门前,透过明晃晃的车灯望向驾驶室。

不对劲……绝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……

青芸已经不记得自己今天到底皱过几次眉头了,但还是死死盯住驾驶员那张惊恐万分的脸以及车厢内晃动的人影。

啊,对了,就是这!

她用余光瞥了一眼正在向玻璃门靠拢的零散人群。

已经没有时间了,必须赶紧行动!


【地铁站内•九点五十九分】

零散的人群开始向玻璃门靠拢。

已经来不及耽搁,没工夫管别人了!

青芸扯过莫露卡的手,跑到一根贴着线路表的墙柱后,,拖过一只铁皮垃圾桶,靠着自动扶梯的护栏小心蹲下,同时把外套披在头顶。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般迅速流畅,连十五秒都不到。

直到躲在这个几近完美容身所里青芸才松了口气,一颗一直狂跳的心也渐渐平复下来。她这才想起来该向一边全程默默配合的莫露卡解释她的一系列“另类”行径:“啊……那个,我……”

本来一直一脸茫然的莫露卡这会儿也反应过来,虽然心里还有少许疑惑,但还是向着自己的好友露出释怀的微笑:“没关系,我完全相信你哟,你不会做没理由的事情的。我待会儿不会出声的。”

“嗯。”青芸笑着点了点头,略微站起来一点静观其变。

“嘟、嘟、嘟”地铁的门即将打开。一心扑在地铁上的人们全然不在乎这边发生了什么,在他们眼里那些事情毫无意义,即使看见了,也顶多对她们的另类行径露出轻蔑的笑容,也许还会顺带附上一两句“这人有病吧”。全然不管对方如此行动是出于何种目的。因此,他们即将为他们对一切漫不经心的傲慢付出代价。他们只是低头看着手机,对周边置若罔闻。

略微站起后,稍得空暇的青芸才看清车上一直晃动的东西的原貌,而且不是一只,而是一群!它们张牙舞爪地充斥着整个车厢,甚至还有几只拍打着车窗和地铁门。

“这……什么怪物!”莫露卡惊呼,忘记了自己方才的承诺。

“别出来。”青芸把她的头按下去,这么大动静他们都听不见是聋了么,哎,再怎么也是同类,她向等车的人们大喊:“快跑啊!”然后迅速地缩了回去。

当然,人们也不是真聋了,早在她出声提醒前就已经看清了车上的东西,做出了反应,掉头就跑,只不过短短十几秒内发生这么多变故一时间让他们有些反应不过来。即使早就注意到了,也本能的想要逃走,但动作还是抑制不住地僵硬。甚至有那么一两个在转身时摔倒,就地滚了几下后艰难地爬起来,随着先前的人踉跄着往楼梯跑去。

然而为时已晚,车门缓缓打开,在车门前蓄势待发已久的丧尸迅速地往外冲,但由于车门刚打开,还十分窄,一只被卡住,随着车门的打开,它和一部分同伴扑在了地上,但它们剩下的同伴却是毫不受阻、不带任何感情地直挺挺地往外涌,朝着外面手无寸铁、慌张而逃的人们扑去,将他们按倒在楼梯上,张着血盆大口撕扯着无辜的受害者的面部和脖子。

青芸搂着莫露卡蜷缩着靠在墙上,尽管她们看不到身后发生的一切,但不断从头顶上传来的哀嚎和撕扯声还是残酷地向她们昭示着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“……畜生!”莫露卡小声呜咽着吐出了这个词,手紧紧地绞在一起,止不住地发抖。

“莫露卡你冷静点,”青芸按住她,制止她发出太大动静引来那些“怪物”,“你救不了他们,你谁也救不了,出去也没用,只是送死罢了,还是保命要紧。”

“……”莫露卡只是死命握紧双手,但也默认似的靠在墙柱,不再产生任何动静。
青芸看到她发红的眼眶,轻轻叹了口气,不动声色地将对方搂得更紧。

而这边,几名靠着同伴牺牲,而获得时间逃脱人们惊恐地注意到:这群怪物们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在楼梯上跌跌撞撞地前进着,僵硬地完全不像活物。尽管大大减缓了它们的速度,但也很快追上了他们。


【地铁站内•十点零一分】

听着头顶嘈杂的脚步声远去,莫露卡迅速地收拾好情绪,扯开外套站了起来。

“幸好这垃圾桶味道够大,巧妙地掩藏了我们的气息,没让我们被发现呢。”

“没事?”青芸还是忍不住向她投以关切的目光。

“没事没事,”莫露卡说着,吸了吸鼻子,“我只是觉得你说得挺对的,就这么盲目把命搭上,划不来,真的划不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但是,我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啊,为什么我们会碰上这种事情啊。为什么会是我们啊……明明我们……”

“……”青芸一只手轻轻搭上莫露卡的头,还是没想好如何劝对方,世上没有什么是绝对公平的?这种陈词滥调是个有智商的人都明白的吧,再强调一遍也毫无益处。

“我没事。”莫露卡握住对方的手腕,放下来,“只是小小地抱怨一下而已,我的自愈能力可是超强的哦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这个时候多说无益,让她自己缓一下也好。

青芸点点头,看到了左顾右盼的莫露卡。

“哦,对了,那个驾驶员呢?应该还没事吧,我记得驾驶室和车厢是分开的。”

“……”青芸也站起来,重新披上外套,“最后跑出去的那个就是。”

“……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你说你跑出来干嘛,里面那么安全,吓傻了?

气氛一下轻松起来。

“唉,算了算了,本来还想着找个成年人存活率更大的。”莫露卡无奈地耸了耸肩,调头走了。

“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青芸应了一声,往休息室看了一眼,还是跟上了莫露卡。


【地铁站内·十点零五分】

走在通向出口的路上,莫露卡突然转向身侧一直握着自己的手的好友,手很冰,还有冷汗,潮潮的,看来她也很紧张啊,亏她还表现得那么冷静。尽管如此,莫露卡还是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担忧: “我说青芸啊,是不是有什么声音朝着下面来了?难道是……”

青芸侧耳一听,立刻做出判断:“是它们!”

两人向着离出口不远的洗手间跑去,却看到了“维修中”的牌子,慌忙中冲进了另一间。

“应该安全了吧?”莫露卡这样问着。

“……”青芸没有回话,似乎也不知道此时环境的安全性。

两人都没有看到背后一双手正向她们伸出。

TBC.

作者中二病未痊愈。设定极有可能有逻辑漏洞,有错误敬请提出,有空会改对结局影响不大的地方。架空向,时间大概在2070年往后。游戏设定是为了光明正大欺负牛顿,不擅长武器等方面的知识,但因剧情需要极可能有夸张成分,啥都别信。

28(暂且就先这么叫吧,这里起名废)

虽说是叫“碎片”,但可以当个序章或引子什么的吧。新人写文,不定期填坑,内心十分紧张。原创。如果后面发现有 这里没出现的台词,实属作者脑子有坑忘记填自己给自己挖的坑了。


可以接受的话往下。



碎片

——喂,我说,你有梦想吗?

——那种逃避现实的弱者才有的东西。

——你是谁?

——是你杀了他吗?

——我,即是你。

——骗子。

——别丢下我。

——逃避现实的,不就是你吗?

——其实······“clergyman”是我。

——不,我觉得他是在替什么人顶罪。

——我信任你。

——对不起······

——都是我做的。

——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!

——你赌错了,真是可怜呢。

——管你是什么,来吧!

——活下去。

——我说过我会结束这一切的。

——再见了。

——哎呀?有这个人存在吗?

——够了,都说了我不知道了。

——喂喂,怎么回事啊,这可不好笑。

——哥······哥哥?